金四

上一篇 下一篇

写于去年陆月的二十二日

2016的夏天来了,那么猛烈的热着,露出了狰狞的面目,仿佛在嘲笑我们“过冬的时候你们不是想念我吗?这不,我来了”。

今天22号。14年的6月19日,突然收到了派去北京项目的通知。对于已经外派至合肥2年的我,不知是喜是忧。喜是,我终于可以换一个环境了。忧是,仍然在外派,不知何日是归期。

简单了处理了下事务,买了张22号回深圳的机票。回家修整。匆匆待了一周,29日踏上了开往北京西的Z108次列车。父母一直送我上了车,安顿好了后就站在车窗外的月台上。车开了,挥手道别。我躺在中铺的小床上,思绪翻滚。然后发了条短信给妈,说我爱他们。

30号中午到了北京西,搭乘地铁转的士然后同事来接,一路从繁华的市中心到了郊外通州老庄户村。晚上领到住处,买了生活用品,就算安下了。同住的按辈分得喊伯伯。挺单纯的一个老爷子。承蒙照顾,生活上都相互谦让,过得一点儿不闹心。

北京是什么样?那都是书本电视上的样子。其实在农村住着感觉也无异。就是周围的人都操着一口京片子。早晚有温差,三伏天前晚上还得盖着一下。然后能吃到房东做的带馅儿的烙饼,炸酱面,对于吃货来说,还惦记着。周围大片的玉米地。随处可见的自行车。也是一日三餐,粗茶淡饭。夜晚邻居之间扇着蒲扇,乘凉唠嗑儿。抬头仰望能见到许多星星。

一段时间后适应了这边的节奏。不错的领导,简单的同事关系,较为单一的社交环境,仿佛终于不用再那么疲于提防,小心谨慎。不用再伺候着谁谁谁。每天上下班都是骑自行车,夏天那段时间,从村子里七绕八绕的上了公路,路边两排都种的柳树,微风一吹,枝条随风摇摆,知了更是放肆的大叫。

季节的转换非常明显,立了秋,几场雨一下,夏天就知趣的暂时谢幕。一天比一天凉,一天比一天冷。直到见了那年北京的第一场雪。第二天,一道指令,回了深圳。结束了差不多半年的北京郊区工作生活。

有些事儿会下意识的放一放才会再去回想,好像经过时间的发酵,一些印象会更加深刻。回想起来,那段日子,骑车上下班,那些光影,明暗。我真实出现过,却又像另一个时空的自己。

来源:De-zi

评论(1)
©金四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