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四

下一页
阅读全文>>

爱·思念·延续

"我靠!这人的传球,哎呦我去,哈哈,真是醉了。是吧,爸"。文路在看球赛,说完这句话后忽然顿了一下,然后摸了一颗烟,点燃了它,继续看球赛。抽了几口,觉得脸上有水,用手一摸,发现是自己的眼泪。回身望了一眼墙上的遗像,索性哭了起来,身子靠在沙发上,左手捂着眼睛,右手还夹着那支没抽完的烟。

这时一颗温暖的小脑袋靠进文路的怀里,“爸爸,不哭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今天在看关于脑梗的视频,在想要叮嘱父母注意。然后不知怎么忽然想到了疯子。他父亲去年因为这病去了。疯子父亲发病的时候,自己的女儿才出世不到半个月。他说当时推进手术室的时候人...

阅读全文>>

不必轻易的心动。看鹿人后有感。

阅读全文>>

十年相伴,这一路上有你。你以表现的足够出色。无声的良驹。真是舍不得。如果我摇到号了怎么着都不会换你。只希望接手的人能善待你。愿你的心脏永能跳动。520这天。舍不得。

阅读全文>>

写于去年陆月的二十二日

2016的夏天来了,那么猛烈的热着,露出了狰狞的面目,仿佛在嘲笑我们“过冬的时候你们不是想念我吗?这不,我来了”。

今天22号。14年的6月19日,突然收到了派去北京项目的通知。对于已经外派至合肥2年的我,不知是喜是忧。喜是,我终于可以换一个环境了。忧是,仍然在外派,不知何日是归期。

简单了处理了下事务,买了张22号回深圳的机票。回家修整。匆匆待了一周,29日踏上了开往北京西的Z108次列车。父母一直送我上了车,安顿好了后就站在车窗外的月台上。车开了,挥手道别。我躺在中铺的小床上,思绪翻滚。然后发了条短信给妈,说我爱他们。

30号中午到了北京西,搭乘地铁转的士然后同事来接,一路从繁华的市...

阅读全文>>

多少默契的瞬间都当成了爱情,相视一笑,牵手投入爱恋。只是后来才发现,也许真的只是适合做朋友。就这样散了吧。

阅读全文>>

“修行”

阅读全文>>

第一次在国外过生日。感谢感谢。足27岁。

阅读全文>>

有人过不了国庆了,还有下半辈子。活着的人还活着。受着,遭着。

阅读全文>>
©金四 | Powered by LOFTER